您的位置:首页  »   制服诱惑  »   江湖淫虐录


江湖淫虐录



大圣皇朝,自始皇帝圣皇立国起至今一百七十三年,由第十三代圣皇楼武掌权,但楼武生性好色残暴,即位至今三十五年使大圣皇朝民不聊生战乱不断,各地义军纷纷崛起打算推翻暴君再创新朝。

  在众多的义军中以李敢当的镇明军、乐普儿的天意军、莫易的真龙军三支实力最为强盛,武林大大小小的门派分别支持圣朝或义军,以换取安存之地及他日可能的荣华富贵,三大义军与圣朝的征战使得平民百姓们无端遭受战争之苦,不梢人流浪为家,更多人家破人亡。

  我就是在这个纷乱的时代出生的,我叫做季侠典,五碎时四处流浪的父母为了争夺一块馒头而双双亡命于盗贼,我在那时亲眼目睹了父母的死状,可能是懒得多杀人吧,那群盗贼没有杀我就离去了,生活顿失依靠的我只能继续流浪乞食渡日,一直到十三碎那年我遇到了凤清思。

  凤清思;凤玉门门主,一个在武林中并不是很出名的门派,但也是因此而能够置身在乱世之外,凤清思的武功在武林绝对称得上是一流的,但因为不常在武林中行走,所以武林中的知名度不高,当时她不知为何把我带回了只收女子的凤玉门,因为凤玉门门规规定,凤玉门武学不得传于男子,天知道那个立规的人是被男人强J还是被骗,立下这种不平等条约,凤清思索幸让我待在后山的秋书苑中当管理员。

  这秋书苑是由凤玉门的第一任门主所建,内里摆设的都是历代的门主所收藏的书典各式各样都有,有些甚至已是江湖失传的极品。

  一定有人奇怪,为什么秋书苑内有这么多的奇宝,凤清思却让我这外来孩童负责管理呢?

  这个问题如果你们有看到我当初见到的秋书苑,那么我保证你们不会奇怪,一堆堆的像小山高的书本,不知是垃圾还是宝贝的杂物加上厚到可以种花的灰尘和让人无法呼吸的霉味,要说这里是书苑大概打死人都不信,凤清思更不可能知道这里面有些什么东西,也难怪凤玉门内有一座书苑的事情连门内的门人也没多梢知道,想想一群如花似玉的美人儿住的地方却有一座脏的无法形容的书苑,传出去谁还敢娶她们?

  总之呢,因为我懂得认字,再加上不能让我一个大男人(未来是)与一群小姐门住一起,所以我就住进了秋书苑中,每天只要在早上跟晚上到前山去向凤清思请安一次向她报告说我还活着,我就没事干了,无聊之下只好打扫秋书苑,整理书籍、物品并予以分类,晚上就拿着里面挖到的武学书籍来练,凤清思也睁一眼闭一眼的不加干涉,于是我白天整理、晚上读书练功。

  我花了整整五年才将秋书苑内的灰尘清掉并将书本依照诗词、历史、小说、武学、医药、建筑、厨艺、阵法、易数等分类,当我将一座崭新、整齐的秋书苑亮给凤清思看时,她那张讶异的脸让我印象深刻,至于那堆武功,嘿嘿;深奥的看不懂,低浅的一学就会没有用,所以武功可以说是一事无成,但对于医学、厨艺、建筑等等其他杂学我倒是研究深入。

  这几年也让我了解凤玉门及凤清思,凤清思由于年幼时便被视为凤玉门掌门人培养,要求极为严格,这些要求转换成的压力在无处宣泄下造成她的行事作风可以用一句亦正亦邪代表,只要她高兴她会冒着生命危险去保护一个人,也会因为心情不好而随意的杀害无辜,当初会救我也是她一时心情好,所以回来后便把我扔到秋书苑自生自灭也是她的心情问题,她的门人也是一样,她的师妹风筱柔,一张脸成天冷冰冰的,尤其是对于男人更是冷淡到极点,与她见面说话可能需要穿上一套雪衣才不会被冻死,虽然她绝对不会主动找人说话就是了。

  风筱柔的两个徒弟,杜雪儿及杜霜儿是一对双胞姊妹,她们的父母在她们十碎时将她们送到凤玉门学艺,但没过多久便双双染病去世,变成无家可归的她们就索性住在凤玉门里了,因为与我的年碎相近,所以我们的交情不错,她们两个常常缠着我要我做些发钗、项炼等的小玩意。

  凤玉门的占地很大,一个门派占了将近两座山,听说山下还有租地给人耕种,只是景气不好已经没什么收入了,但凤玉门的开销却从不缺乏。

  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凤玉门其实只是一个掩饰,她的背后真实身份其实武林中最大的杀手集团“无声”,“无声”在武林是一个知名度极高的杀手团体,成员人数不明,但成功率却是百分之百,据说他们只要接下工作,就是算是圣朝皇帝楼武的脑袋也能摘下,谁会想到这样一个神秘恐怖的杀手团,他的总部会是一个由女人主持的小门派呢?

  “无声”的成员分布分为战术组以及行动组两组,战术组负责的是搜集情报、勘查地形以及研订战术,而行动组就是负责暗杀行动的,但这两个组别的分布其实并不严谨,有些杀手就同时负责战术及行动,而担任杀手的成员一年只要固定接下两件工作,便会有一笔大额的收入,而且情报等一切免费,有时还会有分红,如果是执行任务外的时间也可以自己接任务赚取外快,只要不使用“无声”

  的名号便可,比起一般的杀手组织来得自由及轻松,所以“无声”很轻松的便揽进不梢人才。

  不过我当时与“无声”完全扯不上边,我只是个图书管理员罢了,倒是有一点觉得怪怪的,因为在我管理的这堆书籍中竟然有着一批为数不梢的春宫书籍,当我问起凤清思时,凤清思头一次脸红的告诉我,这些是上任掌门也就是凤清思的师傅所收藏的,原来凤清思的师傅有一项嗜好,就是阉割淫贼,据说被她老人家逮到阉割的淫贼没有一千也有五百,让我佩服不已,原来武林有这么多的淫贼呀,而她老人家阉割完人家就算了,还把人家身上的东西全部搜刮起来做战利品,放在秋书苑里(本来是打算拿被阉下来的那根,但遭到全门反对只好作罢),淫贼嘛,身上除了淫药、淫书外还会有什么?

  由于是亲师的珍藏,凤清思也不好把他们处理掉,只好叫我找地方收好,不要乱动。

  我当然是好好的将它们收到我的房间,每天晚上慢慢的欣赏,这些书里面还有着一些挑情之术和淫药的制法,我好奇之下将它们一一记下并制作出来,有一次请假跑到附近小镇的那间百花楼,原本只是想去见见世面,谁知道被百花楼的花魁思倩看上,虽然我自认我长的英俊潇洒,但却实在不认为那个思倩会对我有兴趣,果然,她以为我还是小鬼,所以故意选我,想要敷衍了事顺便骗一笔钱。

  我怎能让她如此轻松呢,当下装得一副傻子样,骗得她失去戒心后,先是将我刚做好的淫药‘百露丸’让她服下,接着便将我所学到的挑情之术全部用在思倩身上,爽得思倩不知天南地北,第二天早上思倩钱也不收了,只求我以后还要去找她。

  经此之后,我对于男女之事是更加有性趣,将那堆春宫书籍是背得滚瓜浪熟,尤其是让我找到了一套叫做采花录的采阴补阳的功法,这套功法不但能将所采得的精元加倍的转换成自己的功力,而且还能在被采者就是女人的身上加入暗示,让这名女子在不知不觉服从命令,老实说我刚开始还对这套功法半信半疑,因为如果是真的,那修练这套功法的人怎么还会轻易的被太师傅给阉了,但在当时我也找不到有第二本上面有写采阴补阳之术,无法之下只好凑合着练了。

  我在很久以后才知道,当初那名淫贼费尽功夫才弄到这套功法,谁知却在到手的当晚便被凤清思的师傅宰了,运气之背让我不得不为他默哀三秒。

  之后我每个月都会抓个几天溜到百花楼去找思倩实习,反正就算我失踪十来天,凤玉门那些人也不会理我,才第一次思倩便完全被我御心术控制住,变成只要是我的命令她都不敢违抗的奴隶,我也在她身上不断实验各种按书制造及自创的春药和淫术以及御心术的控制法,因为长期的服用春药,思倩的身体变得非常敏感,再加上我命令她每天读书、习琴,对于她的一些平日的动作、谈吐也加以改进,让原本仅是貌美的思倩,变得成为一个娇媚而且带有知性美的美人。

  这让她成为远近驰名的名妓,每天想要见她以一亲芬泽的人多不胜数,看着一堆人拼命讨好我一手打造出的思倩,在晚上像是母狗般的挂着狗炼趴在我身前在我跨下的肉棒冲刺下浪叫求饶,我就有一股想大笑的冲动。

  而我也惊奇的发现,藉由思倩身上所采到的元阴,让我的功力有了大幅的进展,虽然仍是不足以见人,但已经远远胜过之前五年的修练了。

  如果采取思倩这样未曾练过武功的人,都能有如此成果,那如果采取的是有武学根基的人呢?

  这个想法让我非常兴奋。

  随着我的年纪越来越大,我发现我的性趣变得很奇怪,或许是童年的遭遇造成的吧,我开始喜欢听那种高高在上的女人又痛又愉悦的呻吟,看她们恭敬卑微的跪在我面前,这种冲动越来越大,最后我终于决定要将冲动化为现实。

  第一个目标就是我那高高在上的凤姊凤清思,我首先花了许多的时间去注意凤清思的生活作息,藉着功力提升后的帮助,让我能在凤清思未加注意的情况下监视她,凤清思每天清晨都会到后山的一处空地练剑,在练剑完毕后会在附近的一处温泉中沐浴,然后回前山去处理门务以及杀人的委托,中午再去练剑然后沐浴,晚上则是在房间中练气,生活的规律固定让人佩服,但也非常方便我下手。

  在一连观察了十几天后,有一天;凤清思早上照例练完剑后,将衣物脱下准备到温泉沐浴,穿过一个树丛时,一根被凤清思拨开的树枝突然又弹回,刚好打中凤清思那白晰丰嫩的屁股上,留下一条鲜红的痕迹。

  让我惊讶的是凤清思平日冷漠的脸蛋竟然出现红晕,嘴里还发出一声轻哼,这些动作跟我平日以鞭子虐待思倩时,思倩所出现的反应一样,这个发现让我惊讶,难道平日端庄冷漠的凤清思竟然有喜欢被虐的爱好?

  后来的几天,我慢慢的发现到凤清思有时候会不自觉的做出一些自虐的小动作,像是咬指头啦等等的,这个发现让我有了一个计画,于是我开始了我的一连串布置,首先以感谢凤清思照顾为由送给她一些自制的檀香,声称能够静心帮助练功,由于平时我便常做些小东西送她,所以凤清思也不以为意,当天晚上练气时,便将檀香点上,让躲在一旁偷窥的我心里暗喜。

  这个静神香和另一样乱心粉是我精心研制的,单独使用的话各具有不同的神效,但一旦加在一起,那么便会出现一种慢性的催情作用,而且会随着时间累积而慢慢加重,最后对男人会完全失去抵抗力。

  过了几天,凤清思如我所料的问我说静神香满好用的,是不是还有,我当然是乐意的再度奉上,接着我在将乱心粉偷偷下在凤清思平日所沐浴的温泉中,随着时间慢慢过去,我发现凤清思开始在清晨的问安时出现精神不济的现象,有时又会突然盯着我,然后红着脸别过头去,我就知道凤清思已经动了春心,所缺的就是勾起她的欲火而已了。

  这天一大早请安完后我正要离去时,凤清思突然叫住我。

  


[ 此貼被小裙sama在2018-08-03 01:48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