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制服诱惑  »   女友瑩瑩的華麗蛻變 作者:Lucian2009


女友瑩瑩的華麗蛻變      作者:Lucian2009



第一章謀劃,得逞(前篇)

  傑相貌平平,出身於普通的工薪家庭,自己也是個工薪族,做事總是瞻前顧
後。

  明長相帥氣,出身富足的官二代,自己還開公司當老板,行事往往干脆利落。

  按說這樣兩個身份、性格相差很遠的男人應該沒有什麼交集,但偏偏他們是
從小玩到大的多年好友,關系已經到了可以無話不說的程度。

  明一向很風流,又有錢,換女人就跟換衣服一樣勤快,連他自己都說不清到
底有多少女人被他弄上床過了。

  傑則是想風流也沒有足夠的本錢。不過還好,他走了天大的桃花運,找了個
美女做女朋友,那容貌絕對是萬裡挑一的水准——吹彈可破的粉臉上是修長秀氣
的雙眉、清澈晶亮的大眼、嬌俏玲瓏的瑤鼻、柔軟飽滿的紅唇。

  線條優美細滑的香腮雖然略有一點嬰兒肥,卻為整張俏臉平添了幾分可愛。

  再加上白皙細嫩的肌膚,窈窕修長的身段,女孩的氣質就像百合花一樣雅致
而清麗。

  這個名叫瑩瑩的女孩特別純,在公共場合跟傑牽牽手都會幸福得臉紅,接吻
之後更是臉紅得能滴出血來。

  不過交往半年多了,兩人雖然情深意篤,但親密的最大尺度也只到接吻為止。

  顯然不會是傑只滿足到這個尺度。瑩瑩明確的表了好幾次態:傑會成為她的
第一個男人,但那是新婚之夜才能發生的事。

  傑在私下裡多次對明發牢騷——守著個迷人的大美女,卻只能看不能吃,弄
得他到現在還是處男,有時欲火衝天都沒處發泄。

  聽了好幾次傑的牢騷後,明對他說:「總是聽你把她吹得像天仙一樣,從照
片來看也確實長得不錯。這樣吧,有空你帶我去見見她,我幫你參考參考!對了,
別告訴她我和你是發小,就說只是普通朋友關系。」

  找了個機會帶著明見過瑩瑩後,傑自豪的問他:「怎麼樣,不錯吧?」

  明評價道:「嗯,確實不錯,漂亮、清純、可愛,而且以我的經驗來看,她
百分之百是處女!這樣的女孩跟了你,簡直像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傑聳聳肩:「算了,看在你誇她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計較這後半句了。」

  後來明又在不同的場合見了瑩瑩幾次。

  傑開始催他:「好了,你已經見過瑩瑩好幾次了,快幫我出出主意吧,怎麼
才能突破現在的親熱尺度?」

  明沉思了一會:「關於這點,我有些話想跟你說。」

  傑做出洗耳恭聽的樣子:「你說吧。」

  明先是說道:「光是要突破親熱尺度並不難,問題是怎麼改變她目前對性保
守的心態!」

  留了點時間讓傑思考,他才繼續說:「有些女人表面看起來很保守,但其實
是天生的悶騷,一旦經過好的調教,開發出骨子裡的騷勁,在床上能讓男人醉生
夢死。初次見到瑩瑩時我還覺得她很清純,但幾次見面後我確定了,她也是這樣
的女人,天生淫蕩,非常有性愛方面的天分。」

  傑完全不相信的反駁道:「不可能,我和瑩瑩交往半年多了,比你更了解她!

  她是那種最純潔的女孩,和淫蕩一點都不沾邊!「

  明笑了笑:「就知道你不會相信我的判斷。不過,對於女人,你的經驗有我
豐富嗎?我已經不止一次把貌似清純的女孩調教成床上的尤物了。有句話我直說
了,你別生氣——要不要打個賭,如果,我是說如果,你舍得把瑩瑩交給我做性
調教,很快我就能開發出她的天分,讓她在一個月內就能熟練伺候男人,三個月
內就變成床上的淫娃!」

  傑呆住了,顯然是沒想到明竟然會對好兄弟的女友產生這種非分之想。

  明看出了他的想法,有些欲蓋彌彰的解釋道:「別誤會,這是我按你的要求
想到的,改變一個女人心態的最直接做法,可不是我對你女友有非分之想。你想
想,我玩過的漂亮處女多了,而且只要我願意,還會有處女送上門來,怎麼會把
壞主意打到兄弟的女友身上。」

  傑松了一口氣,腦子卻還沒有轉過彎來:「我知道了。你是玩女人玩成習慣
了嗎?這種話也能輕描淡寫的說出來,如果不是好兄弟,我真想打你幾拳。」

  明故作輕松的說:「知道就行。就是個建議,你別著急回復我,自己回去好
好想想再說。」

  傑捶了他一拳:「去你的,誰會考慮這種狗屁建議啊。」

  傑雖然是處男,但也不止一次的看過AV和成人小說,尤其是看著各種刺激的
綠帽文打過若干次飛機,但他從來沒想過要讓自己成為綠帽故事的男主角。

  看著手機裡瑩瑩的照片,是那麼的美麗動人,雖然總是不能真正得手,但她
也承諾了結婚時就把身體給他。

  對這樣的女友,舍得嗎?舍不得嗎?傑的腦子一團糟,回到家後干脆打開電
腦,一次性從網上搜了好多把女友交給他人調教的綠帽文來看。

  看著看著,不自覺的,他把其中的女主都想像成了瑩瑩,看著女主在各種男
人身下婉轉承歡,他發現比以前看這類綠帽文時獲得的心理刺激要強上好多倍!

  兩天後,傑去找明,直接對他說:「我真考慮過你那個狗屁建議了。對於整
天在女人堆裡轉的你,可能覺得這樣的事很尋常,但是我和你不同,這麼好的女
友,我果然還是舍不得。」

  明摟著他的肩:「我理解,像瑩瑩這麼漂亮的處女確實太少了,實話說我都
有些動心,你要是很干脆的就同意了,我才會覺得你腦子不正常。」

  傑准備結束這個話題:「那就這樣吧,你別再打她的主意了。」

  明卻不打算結束,看著他的眼睛說:「我是無所謂的,但你自己想想,如果
認定了她就是你生命中的另一半,你是願意要一個心態始終很保守的、即使被破
了處也還是不肯和你玩各種性花樣的無趣女人,還是願意要一個已經被調教得性
開放的尤物,她才剛被破處,就能風騷主動得讓你一整天都不想下床?」

  這種二選一的選擇題,答案太明顯,太誘人了。

  傑沉默了很久,好幾次的欲言又止後,他抱著最後的希望問明:「你說得很
有道理,我不會調教女人,但我確實很想要一個性開放的尤物,讓以後的生活更
精彩。不過我還是舍不得瑩瑩的處女啊,就沒有更好的方法了嗎?」

  明拍拍他的肩膀笑了:「要不這樣,調教的尺度我和你商量著來,只要不是
她自己提出讓我破處,我就會把她的處女膜保留給你,反正我也不是真的想玩你
女友。行不行?」

  傑無言的思考起來。他原本拒絕的想法發生了動搖,按明的這種做法,尺度
可控的話,似乎也不是不能考慮……

  等了半天還沒等到答復,明有點不耐煩的說:「男子漢做事干脆點!再加個
雙保險:除非是由瑩瑩自己提出,而且你也同意,不然我不會給她破處。這總可
以了吧?」

  傑不自覺的就點了點頭。不可否認,明的這番話成了壓垮他心理防線的最後
一根稻草,但他還是不想立即就給出答復:「聽起來可以,不過這麼大的事,我
還得再好好考慮一下,明天吧,明天我回復你。」

  話說到這份上了,明也不再逼他:「好,我等著。不過,有些話我要和你明
說——你是知道的,處女我都玩過不少了,何況是非處。如果在調教開始前她失
去了純潔,我也就完全沒興致去費時費力了。你懂的。」

  當晚,傑一閉上眼,腦海裡就會出現瑩瑩的各種畫面:她清純的對他微笑著;

  她和他接吻後可愛的臉紅了;她牽著他的手逛街,露出幸福的表情……

  突然,這些美好的畫面像玻璃一樣碎裂開來,好不容易再重新拼好時,卻變
成了另外一些場景——她仰起俏臉,將一根肮髒的肉棒含入口中,溫柔的吸吮起
來。肉棒在享受夠了之後,將濃精盡情射進她的小嘴;

  她帶著他從沒見過的媚笑,用裸露的雙乳夾著一根肉棒。肉棒正在一邊抽插
她的乳溝,一邊對著她的脖子噴射出濃精;

  她躺在一張大床的正中間,被某個陌生男人壓在身下,男人聽著她放蕩的叫
床聲,賣力的聳動著屁股。突然,叫床聲消失了,因為另一個男人把肉棒塞進了

               她的小嘴;

  她躺在地上,下體流出了很多精液,全身被好多只大手覆蓋,中間還夾雜著
男人們的嘴。除了正在她身上運動的那位,還有好幾十個男人正圍著她打飛機,
時刻准備射到她全身各處……

  傑不安著、猶豫著、興奮著、確信著……他徹底失眠了……

  第二天,傑頂著黑眼圈去找明,一見面就開門見山:「我同意了,但有個條
件:我可以隨時向你了解她的調教情況和提出意見,還可以隨時叫停。」

  明不客氣的拒絕:「不行!這段時間我們還是別隨意聯系,不然會干擾我的
情緒,降低調教的效果。」

  看著傑一臉的不樂意,明想了想,又說:「你要是想了解的話,我可以在我
家的各個房間安上高清攝像頭,把一部分調教內容偷偷錄下來發給你。嗯,每半
個月給你發一次吧!還有,讓你隨時叫停是不可能的,但是每次發視頻給你時,
我都會對接下來的調教尺度征求你的意見。這樣行嗎?」

  雖然和預想的有些不同,但傑也知道不能再要求更多了,畢竟他原本可沒奢
望能看到視頻啊!他答應下來:「行,就這麼辦吧,從最輕的口味開始,然後我
再看情況決定還要不要繼續。還有,記得你承諾過我的那個雙保險!」

  明也滿意了:「好,你放心!不過,這事總不能直接對瑩瑩提出來。我們來
想個辦法吧,逼她不得不同意。」

  他故作考慮之後,對傑說:「我有個想法,你看看可不可行。這樣這樣…

  …「

  傑還沒聽他說完就吸了一口氣:「你還真大方!嗯,可以試試,只要你別心
疼錢就行!」

  天真善良的瑩瑩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的男友會伙同另一個男人,為了滿足
各自的欲望,共同設置下針對她的邪惡陰謀……

  第二章謀劃,得逞(後篇)

  當天晚上,和瑩瑩約會的時候,傑有點緊張的問她:「親愛的,明天晚上你
有空嗎?明想請我們吃飯!」

  瑩瑩回答:「有空啊。他想請的是你吧?大老板要和你套近乎呢,什麼理由
啊?」

  傑心虛的說:「他沒說理由,就只請了我們倆。哦,我知道了,說不定我只
是陪襯,其實他是對你這大美女有意思呢!」

  瑩瑩卻沒聽出他的心虛,還以為他是在和平常一樣說笑:「少貧嘴了,人家
是大老板,會看得上我?而且我和他又不熟。好吧,你去我就去。是在哪裡吃飯?」

  瑩瑩答應了!傑眼前一黑,他說話的聲音都有點浮:「不知道,他說明天晚
上開車來接我們過去。」

  ……

  第二天晚上,明開著他那輛嶄新的賓利過來接瑩瑩和傑,引來了兩人的十足
羨慕。

  一路開了好遠才到達預定的餐廳,三人吃飯不表。

  飯後走出餐廳,按照原計劃,傑用羨慕的口吻征求明的同意:「你這車真土
豪,能不能讓我開一會?」

  明大方的說:「可以啊!那你和瑩瑩坐前面吧,我坐後面。」

  瑩瑩乖巧的坐到副駕駛座上,明和傑對了個眼色,才依次上了車……

  邊開著車,傑邊對旁邊的瑩瑩感慨:「好車果然就是好車,開起來可真給力!

  對了,瑩瑩你也有駕照的,想不想試駕一下?「又問後座的明:」可以嗎?


  明仍然大方的說:「可以啊!」

  瑩瑩面有難色的拒絕了:「是有點想,但我缺少實際上路經驗啊,真不敢開!」

  為了實現自己的目的,傑有意鼓勵她:「這車開起來很穩的。你看,這條路
基本沒車,也很少有拐彎,可以開一小段試試。要是實在感覺開不來,我再換你。」

  瑩瑩被說動了:「好吧……那我慢慢開一會,只是試試啊!」

  明在後面接話道:「嗯,你小心點,別撞到哪就行。」

  傑停下車,和瑩瑩交換了位置。眼看著瑩瑩把手握上了方向盤,傑想著接下
來將要發生的事,心裡有些內疚,沉默著不再言語。

  車再次啟動了,慢慢的往前開去……

  坐在後排的明借著座椅靠背的遮擋,偷偷掏出一個小瓶子,抓出裡面的毛毛
蟲,把它頭朝外的輕輕放到瑩瑩右肩上。

  新手上路的瑩瑩正在睜大眼睛盯著前面的路況,緊張得兩只胳臂都繃緊了,
哪會注意到明的這些小動作。

  毛毛蟲發現它得到了自由,舒展了一下肉乎乎的身體後,開始慢慢的往下爬
……

  瑩瑩聚精會神的開了一段,可能是覺得新手上路也沒那麼難,漸漸的放松了
神色。

  這時,她感覺到右邊胳臂上好像粘了個奇怪的東西。沒有多想的,她伸過左
手就把那東西抓了下來。

  馬上她就感覺不對了,展開左手一看,嚇得大叫一聲:「媽呀!」

  她用力把毛毛蟲甩掉,一下就帶偏了正把住方向盤的右手,還無意識的踩了
一腳油門。

  傑忍不住喊起來:「看路!小心前面!」

  賓利偏離了機動車道,右側「砰」的一聲撞到路邊的水泥台,再響著刺耳的
聲音,往前蹭了過去。

  瑩瑩手忙腳亂的剎住車,三人趕緊下車查看。壞了,副駕駛那側的車門已經
明顯凹下去了。

  瑩瑩快哭了,一個勁的向明道歉:「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我真不
是故意的……」

  傑偷偷給明打個眼色,故意問他:「這下壞了,該怎麼辦啊?」

  明邊掏手機邊說:「還能怎麼辦,先打122 報警唄!唉,都說了別撞到的,
女司機啊……」他轉過身來,帶著一抹詭異的微笑,撥出了報警號碼……

  交警來了之後的一系列流程不表。

  第三天晚上,明把傑和瑩瑩約出來,告訴他們4S店的定損結論:刮傷並不嚴
重,但車門已經凹下去變形了,沒法修理,只能更換,估計需要30萬的費用。

  瑩瑩怯生生的問他:「那……保險能陪多少啊?不夠的我賠給你。」

  明似笑非笑的看著她:「保險公司一般是不准豪車上商業險的,你不知道嗎?

  我這車只上了交強險,所以這次的事故,保險公司一毛錢都不賠。「

  他看著已經驚呆的瑩瑩,故意嘆著氣,繼續刺激她的神經:「如果你不信,
可以跟我去4S店當面確認。本來呢,要是放在之前,這30萬也不算太多錢,我省
省總還能擠出來,先把車修好再說。可是最近生意難做,我手頭挺緊,現在很難
辦啊。」

  瑩瑩咬著牙說:「真對不起,我撞壞了你的車,賠錢是應該的,但是我剛參
加工作沒多久,手頭確實拿不出那麼多錢來,就算加上傑手裡的也遠遠不夠。」

  明看著她,沒有說話,似乎是在等待下文。

  瑩瑩想了想,繼續說道:「能不能通融一下,先欠著你,每月慢慢還?我一
定會都還給你的,哪怕你算我利息都可以!」

  明對她搖搖頭:「利息什麼的就算了,你還我本金就行。不過美女啊,你自
己算算吧,你和傑收入都不高,就算你們能每個月還我一萬,要還完這30萬也得
用30個月,也就是兩年半!我現在手頭也緊張,難道我要把這輛壞車一直放在外
面,等到兩年半之後才去修?」

  瑩瑩被他堵得說不出話來了。

  明做出一副還有事要辦的樣子,和他們告辭:「結果已經告訴你們了,你們
回去好好商量一下,看看這事怎麼處理吧。」

  接下來的幾天,傑故作焦急的和瑩瑩商量解決方案。當然的,最後他們什麼
合理方案都提不出來。

  瑩瑩想了個主意:「要不你問問他,有沒有什麼事可以讓我們幫他做的,我
們先還他一個人情,再慢慢提還錢的事。」

  傑心想:「來了,終於進入正題了!」不過他還是裝作愁眉苦臉的說:「人
家老爸是當官的,自己又在生意場,能有什麼事解決不了,還需要我們來幫忙的?」

  瑩瑩著急的催促他:「哎呀,死馬當活馬醫了,你問問他嘛,萬一剛好就有
呢?」

  傑心想:「還真有,他早就計劃好了,接下來就看你會不會同意了。」

  ……

  隔了一天,傑對瑩瑩說:「明給回復了,確實有你可以為他做的事,但是,
太荒唐了,我沒有接受。」

  瑩瑩好奇的問:「荒唐?他怎麼說的?」

  傑吞吞吐吐的說:「他想要你的人,我不同意。」

  瑩瑩追問他:「什麼意思?他要我做他女朋友?雖然我對他並不反感,但我
已經有你這個男朋友了啊。」

  傑繼續吞吞吐吐:「他不是那個意思,唉,我不好說。」

  瑩瑩著急了:「到底怎麼回事啊?你說清楚嘛!」

  「你自己看吧!」傑掏出手機,翻出明的微信留言給她看——「我想和瑩瑩
作以下約定:第一:瑩瑩把工作辭了,住進我家裡,必須住滿三個月(按90天算)
才能離開。

  第二:三個月內,瑩瑩必須接受我對她的性調教,而且這段時間內她不能和
傑有任何形式的聯系。

  性調教的具體內容先保密,但有一點她必須要做到:除破處之外,她不能拒
絕我提出的任何性要求。

  只要她遵守了這一點,我就不會將她破處(除非她主動要求)。而如果她違
反了這一點,我會強行將她破處。

  除此種情況以外,我承諾在整個調教過程中絕不使用暴力強迫、春藥迷藥之
類的下三濫手段。

  第三,這是最關鍵的一條:只要瑩瑩遵守了以上內容,三個月滿時,她對我
的30萬欠款就一筆勾銷。「

  瑩瑩剛開始看時,臉上充滿了憤怒、不屑和羞怯,但她看到充滿誘惑的最後
一條時,又無奈的沉默了,握緊了手機。

  突然,她抬起頭問傑:「他怎麼會知道我還是處女呢?是不是你告訴他的?」

  傑趕緊撇清關系:「我和他說這個干嘛啊?他是玩女人的老手了,肯定是自
己看出來的!」

  瑩瑩又低下了頭,臉上的表情很掙扎。半晌,她把手機遞還給傑:「我還是
個黃花閨女啊,這種要求和讓我做他的情婦有多大區別?你不會希望我答應他吧?」

  傑嘴頭上很肯定的說:「當然,你是我最重要的女朋友!」同時在內心裡深
深鄙視自己的虛偽。

  瑩瑩深深看了他一眼,和他做了個擁抱,什麼都沒有再說……

  接下來的第二天、第三天,瑩瑩沒有和傑約會,她說想一個人靜靜。

  到了第四天,瑩瑩主動把傑約了出來,對他說:「我考慮了好幾天,看來沒
有其他辦法了,還是答應他吧。」

  傑努力壓制住心中的激動,做出一副不甘的表情:「不行!你再等等,我想
別的辦法。」

  瑩瑩低聲道:「如果還有別的辦法可想,至於耽誤了這麼長時間嗎?」

  傑沉默了半晌才說:「你真的決定了?」

  瑩瑩點點頭,苦澀的笑笑:「用三個月時間,換來不用付出30萬,很合算,
是不是?」

  傑看著她的眼睛,半真半假的說:「可是你也知道這三個月裡會經歷什麼,
我舍不得讓你做這種事。」

  瑩瑩轉過頭去,不想讓他看到眼裡的軟弱:「我也不想做對不起你的事。不
過按他約定裡所說,只要我堅持保留處女,他是不能真正把我怎麼樣的!最多讓
他摸幾下、親幾下,占些身體便宜,我忍著吧。」

  傑酸溜溜的心想:「真是好單純的女孩啊,你以為不破處,明就只能對你」
摸幾下、親幾下「而已嗎?男女之事遠遠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

  瑩瑩突然抱住他:「我有點怕,我怕萬一他不守約,把我……」她咬咬牙,
鼓足勇氣說道:「干脆,不要等到結婚了,我現在就把身體交給你好不好?」

  每天朝思暮想的東西,竟以如此意外的方式觸手可得,傑興奮的正准備答應,
突然,他腦子裡閃過明強調的那句話「如果在調教開始前她失去了純潔,我也就
完全沒興致去費時費力了」,如同被一盆冷水澆下來,他又猶豫了。

  最終,他還是帶著遺憾拒絕了瑩瑩好不容易鼓起勇氣的主動獻身:「沒事的,
我相信你,你回來之後再把身體交給我吧。」

  瑩瑩眼角濕潤著,低聲問他:「那你是同意我去了?」

  傑點點頭,卻不敢繼續與她對視了……

  早上,傑親自把瑩瑩送到明家樓下。

  告別時,他對瑩瑩說:「這三個月要委屈你了,記得堅守底線,把處女保留
給我!」

  瑩瑩有些不舍:「我會的,等我回來!再確認一次,這件事之後,你還會愛
我嗎?」

  傑這次是發自內心的堅定回答:「你別多想,我永遠愛你!進去吧,我等你
回來!」

  瑩瑩轉身准備上樓了,明偷偷衝著傑比了個V 字手勢,帶著她進了樓門。

  「看不到瑩瑩的身影了啊,下次再見就得是三個月後了,我很期待看到她的
改變。」傑一邊想著,一邊轉身離開,「計劃的第一步已經成功,接下來就要看
明的調教功力了!說好了以不破處為底線,雖然瑩瑩一定會被明占不少便宜,但
只要她能確實的學會各種性技巧,變得性觀念很開放,那我這個男友就不算虧。」

  只是,後續的發展真的會像他所盤算的這麼美好嗎?


第三章調教伊始(前篇)

  半個月本來應該一晃就過去了,但對於此時的傑來說還真是度日如年。

  這天晚上,他終於等來了明的電話。

  明一開口就悠哉悠哉的問:「兄弟,想不想你那漂亮的女朋友啊?」

  傑帶著醋意說:「廢話,當然想了!你調教得怎麼樣了,沒破處吧?她有進
步沒?」

  明裝作沒聽出他的醋意:「進步是必須有的,通過這第一階段的調教,瑩瑩
雖然還是處女,但已經學會用身體伺候男人的初級技巧了,她可讓我很舒服呢。」

  傑急切的問:「說好了錄下來發給我的視頻呢?」

  明不緊不慢的說:「我錄下了調教的一部分內容,已經傳到網盤裡了,現在
就發給你。你可得好好感謝我,你都不知道我處理原始視頻時剪輯和轉碼有多費
事,還得小心的不讓瑩瑩發現!對了,先提醒你這個小處男,一會可別看得流鼻
血啊!」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不到半分鐘後,傑的微信聲響起,點開一看,果然明把網盤的地址和密碼發
過來了。

  他打開電腦,輸入地址和密碼進入網盤,發現裡面是一個名叫《YYDXT J 》
的壓縮包,大小是8 個多G !

  「YYDXTJ」?哦,明白了,應該是「瑩瑩的性調教」!這麼大的視頻壓縮包,
明在這半個月裡都對瑩瑩做了些什麼?

  傑抱著忐忑的心情點開下載,然後躺到床上,想先睡一會再起來看這些視頻。

  心裡有事,怎麼都睡不著,他好幾次起床查看下載進度。

  終於,在凌晨時分,下載完成了。

  解壓之後出現了一個文件夾:《調教瑩瑩的最初15天》。

  點開來一看,裡面是好些以日期為標題的視頻文件,還有一個名為《看完所
有視頻再打開》的文本文檔。

  傑點開日期最早的那個視頻,開始播放。

  畫面裡,瑩瑩坐在沙發上,穿著一套水手服:白上衣,藍短裙,中筒襪,整
個人顯得特別清純。

  畫面非常清晰,看來是由高清攝像頭拍攝的,並且這視角很棒——並不是從
天花板的高處俯視下來,而是從距離沙發很近的地方平視過去。看來明對隱藏攝
像頭好好的費了一番心思,傑心想:「他還真舍得投入啊。」

  瑩瑩的小手拘謹的抓著裙邊,看來她是有些緊張。

  畫面外的明開口了:「從今天開始你就要和我同居整整三個月,為了避免以
後出現不愉快,有兩點關鍵我要先跟你申明。」

  「第一點是:請你記住,我們的約定裡有一條:除破處之外,你不能拒絕我
提出的任何性要求。所以,不管我要求你做什麼,你最好是、而且也只能是乖乖
的配合。」

  「第二點是:不管是現在還是以後,我都不會對別人說起在這三個月內你的
任何經歷,所以,這段同居的日子裡,不管我要求你做什麼,你都可以把心態放
開點,積極配合我,不需要擔心你男朋友會知道。」

  瑩瑩聽到第一點時明顯很緊張,然後聽到了第二點,表情才放松了一些。

  傑聽到第二點時的反應則是——太狡猾了,這是玩文字游戲來欺騙天真善良
的好女孩啊,你是不會對我「說起」,但你錄下來給我看,比「說起」更直觀!

  明繼續開口:「今天上午我們要做的事很簡單,我問你一些問題,你老實回
答我,不要撒謊,就行了。」

  瑩瑩點點頭。

  明進入畫面,坐到瑩瑩旁邊,一副座談的樣子:「好,那現在開始。」

            接下來是他們的問答——

  「你多大了?」

  「21歲。」

  「身高多少?」

  「一米七零。」

  「胸圍多少?」

  「……36E.」

  「交過幾個男朋友?」

  「就一個。」

  「和男人做過愛嗎?」

  「沒有。」

  「給男人口交過嗎?」

  「沒有。」

  「給男人用手弄呢?」

  「也沒有。」

  「知道A 片吧?看過嗎?」

  「沒看過。」

  「大姨媽的時間是?」

  「昨天來的。」

  接下來明又問了一堆涉及性隱私的問題,瑩瑩都老實的一一回答。

  到此,第一個視頻結束。

  「嗯,作為剛開始,這個尺度還好。瑩瑩雖然看起來有些尷尬,但她還能接
受。」傑這麼想著。

  播放器自動跳到第二個視頻,看時間是第一天下午發生的事。

  瑩瑩和明同時出現在畫面裡,兩人並肩坐在沙發上。瑩瑩還是穿著那身水手
服,明的上身赤裸,下身只穿了一條四角內褲。

  明笑著問她:「寶貝,准備好了沒?從現在開始,我要和你做一些羞羞事了。」

  瑩瑩早有心理准備,紅著臉點點頭。

  沒有鋪墊,明直接就把她拉進懷裡,輕輕吸住她的紅唇。她先是呆了一下,
然後有點小反抗。

  傑點著頭想道:「這種反應很正常,畢竟她是第一次和我之外的男人接吻。」

  明抱住瑩瑩,用力吸她的紅唇,抵消她的反抗。她很快就屈服了在明的嫻熟
吻技下,抬起小手抱住明的頭,主動伸出丁香小舌,和他激烈的舌吻起來。

  調教才剛剛開始,明還沒做什麼太過分的動作,傑就已經看得很吃醋:「瑩
瑩因為害羞,和我這個男友的舌吻從沒有如此激烈過啊!」

  片刻之後,兩人唇分,瑩瑩媚眼如絲、兩頰暈紅,氣喘吁吁的把小腦袋埋在
明的肩頭。

  明讓她緩了口氣,貼到她耳旁說:「寶貝,你的小嘴很甜呢。喜歡和我接吻
的感覺嗎?」

  瑩瑩害羞的輕輕點頭。明滿意的問:「再來?」

  瑩瑩抬起頭,把香唇貼到明的唇瓣上,兩人又開始了熱吻。

  明一邊吻著瑩瑩,一邊慢慢掀起她的衣服下沿,露出一小片光滑白嫩的小腹,
再把手伸進她的衣服裡,貼著小腹打著轉的慢慢撫摸。

  「我都還沒摸過呢,觸感肯定很不錯吧。」傑羨慕的想著。

  摸了一會,明的大手順著瑩瑩纖腰不老實的繼續往上攀爬,傑還以為他會直
接去摸胸,結果他卻把手繞到了瑩瑩的後背。

  從攝像頭的角度看不出明在干嘛,不過傑很快就知道了答案——才半分鐘不
到,明就從水手服下沿拉出了一條白色的東西。

  傑趕緊點下暫停鍵,仔細一看,那是一只無肩帶的性感胸罩!保守的瑩瑩可
不會買這樣的東西,不用說都知道,這肯定是明提前為她准備的。

  「也就是說,瑩瑩的白上衣裡面已經是真空的了!這進度好快!」傑這麼想
著,顫抖著手點下播放鍵。

  明再次把一只手探入水手服的下沿,瑩瑩抬起小手,看得出是想阻止明的行
動,但她的手抬起到半途就停了下來,估計是想到了那條「她不能拒絕破處之外
任何性要求」的約定。

  就這麼一耽誤,明的那只手已經爬上了瑩瑩的乳峰,眼見著水手服的胸口處
出現了一個鼓包,還在不斷的移動著。

  「這是瑩瑩的美妙胸部啊,她連隔著衣服都不許我摸的美妙胸部啊,就這樣
和男人的大手直接肌膚相親了!」傑看得雙眼冒出妒忌的火花。

  明把唇撤離瑩瑩的小嘴,看著她不斷躲閃的雙眼,輪流揉捏著那兩團豐滿的
乳肉,放肆的說:「嗯,36E ……貨真價實嘛,不光有料,而且手感很棒,果然
是一對好奶!」

  傑心想:「廢話,每次我牽起瑩瑩的小手,那美好的手感都會讓我很陶醉,
更不用說你現在感受到的是她最柔軟的胸部啊!」

  身體最自豪部位的嬌嫩肌膚被男人玩弄,從未體會過的異樣感使瑩瑩渾身發
抖,接著就無力的軟倒在了明的懷裡,任由他肆意菲薄。

  明把頭低下來,拉開水手服的領口往下看,然後輕浮的吹了聲口哨,顯然是
已經看光了裡面真空的好風景!

  他得意的附在瑩瑩耳邊,告訴她:「我看到了喲,很嫩的兩粒粉色乳頭呢,
摸起來手感也不錯,我很滿意。」

  瑩瑩的聲音輕得像小貓似的:「我都……不反抗的讓你摸了,你不要亂來!

  只摸……摸邊上好不好?不要捏乳頭,好奇怪的感覺啊!「

  明也輕輕回復她:「寶貝,有奇怪的感覺就對了,你開始動情了哦。再讓我
捏捏乳頭,我會讓你很舒服的。」

  他吻上她雪白的脖頸,把另一只手也伸進水手服裡,同時把玩起她的兩只美
乳。

  在明嫻熟的指技下,初次被男人愛撫敏感部位的瑩瑩俏臉越來越紅,小嘴裡
發出一聲讓男人欲火焚身的輕聲嬌喘。

  看到明臉上浮起的笑容,她一臉羞恥表情的閉上了嘴,不再出聲。

  雖然傑以前從A 片裡聽到過女人的嬌喘,但此時的誘人聲音是發自他那清純
女友的小嘴,聽得他這個處男渾身燥熱,興奮得想打飛機。

  玩了起碼五六分鐘,明才終於把使壞的大手從瑩瑩上衣裡撤出來,還不忘調
戲她:「寶貝,我摸得你很舒服對不對?你的兩粒乳頭早就挺起來了哦。」

  瑩瑩無地自容的雙手捂住臉,不回他的話。傑定睛看去,果然,她衣服胸口
的鼓漲之上,明顯的出現了兩個凸點。

  真的挺起來了啊!傑看著那兩個凸點,想像著瑩瑩乳頭的形狀,他再也忍不
住欲望,拉下褲子釋放出早已勃起的小弟弟,開始了打飛機。